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动态

国企混改务求实效
发布日期:2017-08-29   来源:未知
   随着中国联通发布公告称,证监会等部门在依法依规履行相应程序后,同意对中国联通混改涉及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作为个案处理,也就意味着联通混改方案基本落定。
   以联通为试点单位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是新形势下继往开来的必然选择。
   一部中国的改革开放历史,很重要(甚至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国资国企的改革与开放。这个过程中,无论经验与教训都已表明,产权变革是引致企业内部治理结构优化的必要条件,若不彻底进行产权改革,无论采取什么别的措施,都跳不出旧体制的框框。
   始自1998年启动的上一轮国企产权改革,在基本完成抓大放小、引资重组、公开上市等任务后,迅速开启了中国经济长达十几年的高增长时段,而这种同步性绝不是什么偶然的巧合,其深层次的机理主要在于,以产权为切入点的国企改革在大幅提升国企部门公司治理有效性,以及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的同时,显著改进了包括国有经济在内的中国经济整体效率。
   不过囿于时代局限,上一轮国企改革在先易后难总体思路下,留存了进一步改革空间:一方面,国企内部“一股独大”现象依然存在,国有企业的产权虚置、预算软约束等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另一方面,国企外部竞争不足现象依然存在,很多领域仍然在事实上维持着对非公经济的“玻璃门”“旋转门”。
   在前期改革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制约下,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速近年已开始见顶回落,此时必要且可行的新一轮改革突破口,是针对遗存的问题进一步优化国有企业产权结构,以及放开对非公经济的投资限制。这两个突破口的连接点,恰恰是国企混改。
   国企混改不是单纯的引资、融资。立足混改,既可以有效打破国企事实性封闭的产权结构,又能够使民间资本更广泛参与中国经济全方位发展并充分发挥其比较优势,因此,这是以更高水平开放促更深层次改革的基础性、战略性部署。
   当然,与所有重大改革相类似,国企混改不能因其必要性、迫切性而忽视其复杂和困难。例如,目前混改的重点对象,大多集中在规模性特征较突出的行业(如联通所处的电信行业),因此,这就会对外部资本形成很高的进入“门槛”,或者有可能导致跨进“门槛”的外部资本一头扎进堪称天量的存量国资形成的“陷阱”。
   所以说国企混改重在求其实。这就要求在推进过程中,要时时保持对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的切实尊重,要时时记住混改究竟为何而改。而回顾中国改革历程可知,只要坚持积极与稳妥不偏不废,国企混改当能再次取得辉煌成就。